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奸韩国妹子
奸韩国妹子

奸韩国妹子

星期五下午四时,猎物準时出现,跟蹤这亮丽大屁股的韩国学生妹两个月了,结着长马尾的她独自离开高贵林市离学校不远的健身室,返回隔两条街的柏文,颈上围着隰毛巾,露脐小背心香汗淋漓,她一定还没洗澡,这正合我意,我站在她背后三十多步也嗅到扑鼻而来的特有浓浓的汗香,湿漉漉的丁字内裤在紧窄的长运动裤内也现出来,我还嗅到三角地带的熏人若醉的腥骚气味,肥美的两瓣屁股抖抖簌簌,看出她在蹩尿,急着步回家,我的小弟快不受指挥了!!!.


  我移民加拿大十多年,下星期迴流香港,


  为啥选上这韩国女生?因为她是初来温哥华暑期寄读英语外国学生,人生路不熟,没有亲人朋友也不多,没有车子,英语自然说不好,报警后也表达不出全部经过,案发地点,最重要的是韩国妹有久违了的古典美,明天后天学校放假,这两天我可以尽情把也她姦淫也没有人会发觉!


  我驾车逆方向走,比她先抵达到她居处前一街角位等待,我突然扑上去把她吓呆了,我快速地用她的毛巾掩着她的嘴,她挣扎着要拉开毛巾呼救,我乘机反手扣着她的两只大脢指,再拗向背后用胶索扣往,母指是最弱部分,被抓着母指控制她就易如牵羔羊了!


  推上我的小型货车内早準备好的笼子,盖好黑布后,小心地左右观察看清楚情况,不急着离开,加拿大向来没有行人,居民也很少看街外无聊的洋景,为了要鬆驰紧张情绪,伸手向笼内的猎获物探去,她左闪右躲,终于摸到那小巧乳房,狠狠大力抓一把,听见她嘤嘤地哭起来,才满意地开车向枫树岭 Maple Ridge 密林出发!


  Maple Righe 初秋的枫叶林红滟照人,把她托在肩上,抚摸着圆润的肉屁,嗅着她的骚酣的气味,踏着栖栖枯草向营地出发,可怜她还在呜呜咽咽地挣扎用韩文呼救,我把她放倒在清理得乾乾净净的帐幕内,这里有睡袋,男女用羽绒衣,煮食用品,大量食物,甚至有她爱吃的韩国泡菜,饮品,旅行冰厢上还插了一大束黄玫瑰,她必然不知道我预早剪得只有一寸的阴毛刺激的利害.


  她才明白她是我精心设计捕捉的猎获物,她面色苍白颤慄绝望地看着我,她的长丹凤眼很美,小巧而尖的鼻翼扩张着,摸向把她平坦的肚脐,油晃晃的汗珠也跟着抖起来,我粗暴地撕破小背心,白亮亮柔软的乳房在Bra Top下摇摇蕩蕩,我的阴茎肿得发痛,轻易托起Bra top把乳房握着把玩,触手柔而无渣,透明粉白的乳脂下是泛蓝色血管,乳尖是小巧而粉红色,而另一只未被触动的乳头仍然藏在凹槽内,呵!极品乳蒂!


  伸出舌舔下去,乳头才慢慢在牙缝间茁涨起来,溼滑鹹酸的女生汗气,令我的阴茎血脉贲张!


  我的手顺着肚脐向饱满的三角地带摸去,湿漉漉的阴毛,手指探索着下面最敏感地带,我不想损及这条 T-Back 战利品,很温柔地抠拨着她的外阴部,她防御很紧,随手取一块冰在耻毛揉磨,她大大地抖起来,挟着半溶的冰块塞在花心处,她的小肚抽搐着挺起来,挟得紧紧的密洞终于张开了!


  手掌一股热,居然尿裤,看着她羞答答乞怜眼光,强忍住不笑!


  她发出了听在我耳中令我消魂蚀骨的、美妙的呻吟.....,我索性把她的毛巾解开,[救命!我要尿啦!]


  [好!给妳出去尿尿,不要玩花样!]


  帐幕外完全褪下紧窄长裤,丢在桶内留待明天洗,湿淰淰丁字裤包裹着肥美的阴阜,修剪得很齐整耻毛和蜜洞也清晰显现出来.屁股浑圆,肌肤晶莹幼白如新雪,她急不可耐蹲下来,一曳如玉泉,枫林初秋寒风荡漾,只见一缕白烟,夹着诱人的骚腥气味,令人飘飘蕩蕩.


  冷不防她拉上内裤撒腿便跑,手仍反扣着跑不了,这枫林方圆十里我了如指掌,果不然,行不远处看见她恐惧地站在我挖掘的厕所前,涕泪交流,[不要伤害我,我不跑了,什幺都依妳]


  [傻妹,谁要害妳,这只是厕坑,只要妳乖乖听话就好]


  她柔驯地给我褪去战利品,嗅着吻着她香喷喷湿答答的花蕊,取了一块带稜角的冰,慢慢塞入阴道,反复磨擦半溶的冰终于钻进去了,她整个屁股震撼起来,鸣呜鸣,她居然用手背掩着嘴怕我扫兴,


  她的抵抗越来越弱,她终于停止了反抗....而且还耸动阴户,配合我手指的抽送,她阴户中充满了黏黏的蜜汁,我抓了另一块蘸了蜜汁的冰塞入她的口内,命令她咬碎,然后把快等不及的热乎乎的龟头快速塞入她半张开的口内,冰凉蚀骨稜稜睁睁的冰渣颳着龟头稜,柔软的红唇箍着阴茎,那舒服直沖脑门,呵..........我一下我接一下抽动.


  抽插时发出悦耳的“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的性媾声音,她嘴角流着不知是冰水或淫精,拔出阴茎,她大口大口呼气,利用龟头把一块又一块冰顶进去,好不畅快!


  双手也没闲着,不停的抚摸她大腿、乳峰、和全身的曲线,还不时拨弄她肉缝中的阴蒂,她喉头中不住的呻吟,闭着眼,一任我姿意姦淫...。


  大约廿来分钟后,我挺着快没感觉而坚硬阴茎向她的阴户进攻,还觉冰凉的龟稜粗暴地向温热的阴道一塞,呀!呜!


  她的阴道一阵强烈的痉挛,软荏荏热辣辣的子宫抵到我的龟头上,好舒服[好冻呀.......求妳放过我]


  她软绵绵的随我大力抽插,我预先剪得粗短而刚硬的耻毛磨擦着她最敏感地带,她必须收起小腹挺起肉肉大屁股来躲藏我凌厉攻击.


  终于,我感到一大股温热的沾液浇淋到我的龟头上,她昏死在羽绒睡袋上,可能是受刺激过度了!


  吸啜着冰冷的红唇,舐着她的耳珠,慢慢把阴茎左右搅动,听得见蜜汁吱吱吱响地流出来,好妹妹我还没有搞妳的菊花哪,快醒醒!


  这一次还需要用冰攻,把一块冰摸探菊花,噢............她的阴道骤然收缩紧紧箍着我的阴茎,精门大开一洩如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