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加班发现局长的好事
加班发现局长的好事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都市激情
加班发现局长的好事 当年,国家公开招考公务员,我凭着名牌大学的高学历以及自己卓越不凡的口才与表现,击败了众多竞争者,获得了这个人事局办事员的职位。由于年轻气盛,理想主义,我在工作不久后就触犯了领导的大忌。

  那是在一个双修日前夕的晚上,新来的员工总是比较的忙碌,因为要做很多其他人不愿意做的琐事,哪天,我加班到深夜,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正打算回家,走到楼下发现局长的办公室里亮着灯,抱着殷勤的心态,我想上楼去给局长关一下灯。

  沿着楼梯望上走,我仿佛听见了有些微笑的声响,是从局长办公室里传出来的,因为那时候已经下班了,所以,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随着距离的缩近,奇怪的声音终于得以辨清,那是男女混合着痛苦并快乐的呻吟,本来我是不打算探索局长的隐私的,站在局长办公室门口,心中忐忑不安。

  终于,好奇心战胜了一切,我小心翼翼的慢慢将门推开了一个小缝,眼前的景色使我惊诧万分。

  只见局长抱着一个裸体女子,放在办公桌上,正拼命的前后耸动着,那硕大的啤酒肚随着他的抽动有规律的一晃一晃,在他身下,那名漂亮的女子,头向后仰着,涨红的脸蛋证明她也在激情迸发,粉嘟嘟的小嘴微微张开着,口中发出令人酥骨的淫叫:「局长……噢,局长……用力……」我正眼一看,竟然是我心仪不久的秘书叶雪玲。

  她细腰使劲的向上一抬一抬,似乎在寻找着更大的刺激,而胸前那对不安分的玉兔更是在局长手中揉捏,变形,峰顶的两颗粉红色的乳头也被局长来回的舔来舔去,并用牙齿轻轻的磕碰,阵阵的酥痒的感受使得叶雪玲更加拼命的叫唤。

  随着节奏的加快,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剧烈,伴着叶雪玲的一声尖叫,局长也如释重负的低吼一声,射出那蓄积已久的能量,两人抱在一起,不停的抽搐着,结合之处更是白沫涌动,那两片嫩唇似乎还在挤咬着局长的那玩意儿。

  局长用手捻着叶雪玲的粉嫩乳头,说道:「小玲,你真美。」叶雪玲听着局长的赞美,用他娇嗔的声音撒娇着,「局长,人家的职称到底怎么样嘛?」「没问题,让云浩这小子见鬼去吧。」局长又用嘴去含雪玲的阴唇,嘴中含糊的应着什么,听到局长的允诺,叶雪玲定下心来,又开始勾引局长,两人都有意再燃战火。

  我在门外看的是欲火焚身,下身的膨胀已远远超过了内裤的容量限制,大有呼之欲出的势头,心中却异常的冰冷,废话,看者自己喜欢的女人在别人的身下婉转呻吟,任谁也受不了啊。

  想不到平时清高纯洁的雪玲竟然会是这个样子,而他们刚才所说的职称,大概就是前些日子,她和我竞争副科职称的事情了,她会为了这种事情而出卖自己的肉体,不,应该是灵魂,灵魂啊……,我的心在滴血。

  情欲和愤怒交加,我恨不得冲进去,给这两个狗男女一下子,但我忍住了。

  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终有一天我会收拾他们的。(可笑的是后来我反被收拾了,不过那并不是最后的结果哦,只是我人生的一个小插曲而已。)我慢慢的退出了工作大楼,远离了那正荡漾着淫声笑语的房间,在大街上如孤魂野鬼般的游荡,不断涌动的情欲使我只想找个女人解决一下。

  正在苦闷如何想办法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妇女,冲着我笑,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横下心来,拉起她的裙子摁倒在墙边露出巨大的阳具就一下子捅了进去,眼前的女人一开始还有些反抗,可是不久,便开始主动迎合起来,阴户紧缩有力,很快,我的第一次就猛的射了出来,大量乳白色的液体射进了女人体内,弄的她颤抖不已,而她也似乎非常享受。

  当我慌张的提起裤子准备离开,那个女人伸手过来一张名片,「有需要时找我。」她媚笑着。

  我知道又是一个深闺怨妇,我看也不看一眼,甩手就走,身后传来女人的娇笑声。

  躺在自己租来的小房子里,脑海里尽是那男女交和的场面,尽管已经超过二十了,并且又把初次随便的浪费了,但是,今夜,我又遗精了,妈的,真他妈的奇怪,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呢?!

  事隔不久,职称终于评下来了,不出所料,叶雪玲如愿以偿的做上了副科,当时,我真想站起来,捅破他们的不良关系,但是,我想肯定是没人相信的,因为没有证据,因为那是局长。

  随之而来的事件却让我永世不得翻身,并成了被指派去西藏的导火索,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仅仅是我在跟叶雪玲吵架的时候骂了她一句:「你是人尽可夫的妓女。」依据女人的特定心态原理,小心眼和告黑状是她们的专长,她背后肯定在局长面前说了我一大堆的坏话,反正自从那件事情以后,我就开始处于冰冻状态,前些日子指派去援藏的任务当然是落到了我的头上,我想局长和叶雪玲肯定在举杯庆祝吧,顺便酒后来个刺激的桌上性交!

  「哈哈~」我释怀的大笑着,这个肮脏的地方我早起呆不下去了,我也懒得跟他们计较,我这个人自知之明还是有地,没有权利和金钱,想找他们麻烦也是白搭,倒不如省下这口气,等到以后有了自己的实力后再让他们身败名裂,踩在脚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