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潘金莲玩郓哥
潘金莲玩郓哥

潘金莲玩郓哥

潘金莲与西门庆的奸情终于暴露,大街小巷皆人尽知,虽然很多人知道有这
麽回事,但具体的细节还不是很了解,小郓哥提着个破篮子装上几斤鸭梨一天到
晚沿街叫卖,接触的人比较多,所以,得来消息对他来讲非常的容易,
这天有几个知道来龙去脉的人聚在一起议论此事时,他就装着卖梨,站在一旁悄
悄地偷听,小郓哥聪明伶俐,对事情听而不忘,等他知道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之
后,每逢在街上有人说起和问起此事时,只要被他碰见他都要上前插话或告诉别人是怎麽、
怎麽回事。
当他卖梨路过王婆茶坊的时候,又看见两个人喝着茶在说着这件事,他马上
凑过去和他们扯高论低的说了起来,眼睛还不时的瞅着王婆,这下可气坏了在一
旁卖茶水的老王婆,她表面上不动声色,继续张罗着自己的生意,心里却恶狠狠
的骂道:小王八羔子,不好好卖你的破梨,跑到这来说三倒四,有你的,等我告
诉金莲以后,非找个办法治治你个小王八羔子不可。
黄昏的时候,王婆来找潘金莲,这时,武大郎卖烧饼还没有回来,王婆就把
白天的事情告诉了她,也把金莲恨的娇容变色,紧咬银牙吱吱作响,两人开始商
量起教训郓哥的办法、、、、、、第二天清晨,大街上行人稀少,小郓哥提着梨
筐又来到王婆茶坊门前,这是他每天必经之路。
「郓哥,」王婆叫着,从屋里走了出来,「什麽事,老王婆」对于郓哥这样
称呼自己,今天的王婆一点也不在意,要在往常她早就骂街了,「你一天卖梨也
挣不了几个银子,干娘我看你怪可怜的,给你做了一件新衣服,跟我来试试吧」
王婆装出一付慈善的笑脸,「那合适吗」?小郓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咳,
有啥合不合适,都是街里街坊的,跟老身上楼来吧」,「哎」!郓哥天真喜悦的
轻信了王婆的话,他必尽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禁不起别人对他的哄骗。
小郓哥跟随王婆来到楼上里间居室的门前,「郓哥呀,衣服就摆在里面的桌
子上,你进去拿吧」!王婆依然笑的那样慈祥,郓哥刚想推门进去,闪在背后的
王婆抬腿一脚朝他的脊背后心踹去,郓哥被踹的撞开房门扑倒趴伏在屋中的地上,
手中的梨篮甩出老远,里面的鸭梨撒落一地。
没等他反应过来,躲在房门后的潘金莲快步走上前抬起一只穿着大红色绣花
鞋的秀足踩在小郓哥头上,王婆接过金莲递给她的绳子倒骑在郓哥背上把他的双
手捆了个结结实实,「你们想干什麽,救命呀!」小郓哥发出惊恐的喊叫,金莲
用脚使劲往郓哥头上踩去,他的嘴被踩的紧紧贴在了地面,喊的叫声逐渐小了下
去,「干娘,您去忙吧,这有我一个人就行了」,潘金莲看着被自己踩在脚下苦
苦挣扎的小郓哥对王婆说,郓哥从声音听出踩着自己的是潘金莲。
「好吧,金莲呐!你可要当心,这小王八羔子可泼的很呢!」王婆嘱咐着金
莲,「您放心去吧,姑奶奶我专喜欢收拾这种小泼猴」,金莲娇笑着对王婆说,
王婆朝趴在地上的小郓哥身上踢了一脚,也笑着关上房门,下楼去忙活她的生意
去了,与其说她忙活,不如说她去放哨了。
潘金莲将两只玉手往杨柳细腰上一叉,「小兔崽子,知道为什麽会被老娘踩
在脚底下吗」?金莲用她的美足一边在郓哥头上用力的踩碾着,一边柳眉紧皱恶
狠狠的问道,她的表情恰如神话故事里的一位妖艳女魔。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群男盗女娼的东西,为什麽绑我!哼!有本事放
开老子」,在金莲美脚下面郓哥挣扎扭动着弱小的身体,发出微薄倔强的声音,
「哎呀!小兔崽子还挺硬呀」,潘金莲抬起踩在郓哥头上的绣花鞋,撩起罗裙,
快速将她的香臀骑在小郓哥背上,用一只葱枝玉手掐按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在
郓哥半边幼嫩的脸上左右开弓煽打起来,她煽疼了自己的手后,就从脚上脱下绣
花鞋拿在玉手中继续抽打小郓哥的脑袋,金莲的珠唇中发出兴奋的娇喘,她微露
高耸的酥胸随着自己的娇喘一起一伏,好象海中翻腾的波浪互追逐戏,她觉得这
是另一种快乐——施虐的快乐!郓哥被打的痛哭起来,泪水顺着脸颊一滴滴流到
了地上。
「饶了我吧!武,武大娘,」小郓哥已没有了先前的刚强,哽咽着向骑在自
己背上的金莲求饶,「呦!求饶啦,你小子不是挺硬朗的吗!」潘金莲故意拉着
娇嫩的长腔对压在身下的郓哥说道,她从郓哥背上站起,用秀足把小郓哥的身体
翻了过来,郓哥被捆绑的双手压在自己身下,她把脚踩在他胸脯上,「你都在街
上说老娘什麽了,给老娘学学」!金莲的语气似乎柔和了许多,她将两条粉臂交
叉在胸前俯视着玉脚下的郓哥,郓哥心里暗暗盘算:不好!她们是为这个把我抓
来的,是谁告诉她们的呢?我还是求求潘金莲早点把我放了吧!
「武大娘,我——」,「住口,什麽武大娘,武大娘的,叫潘奶奶!」金莲
打断了小郓哥的话,将她的脚从郓哥的胸脯向他的脸上移去,「潘奶奶,潘奶奶,
我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放了我吧!」小郓哥对把脚踩在自己脸上的金莲再次哀
求道,「放了你,没那麽容易,你奶奶我要让你一次记住,以后在外面该说什麽
不该说什麽」,潘金莲说着移开了踩在郓哥脸上的丽脚,轻弯玉体,伸出白晰的
纤纤玉指抓住他的脖领子,从地上把瘦小枯干的小郓哥揪了起来,随后,她坐在
桌子旁边的凳子上翘起二郎腿,用咄咄逼人的目光看着站在她面前被反绑双手的
小郓哥,「跪下」,金莲向郓哥第一次发出命令,「潘奶奶,求您还是放——」
没等小郓哥说完,「啪」!他脸上已挨了一记清脆悦耳的耳光,「再说一遍,
跪下,」金莲又一次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的娇喝道,郓哥乖乖的跪在了地上,金
莲从玉足上脱下一只绣花鞋扔出一丈多远,「用膝盖走路,象狗那样用嘴把姑奶
奶的绣花鞋叼回来」,金莲对跪在自己面前的小郓哥冷冷地说道,她要把郓哥当
成畜牲来对待,小郓哥没有动,他觉得这是对自己人性的侮辱,金莲抬起玉腿用
没穿鞋的脚掌重重的煽打在郓哥的脸上,郓哥觉的脸上火辣辣的,他不敢再违抗,
只好跪行到那只绣花鞋跟前,伏下身体,用嘴咬住鞋帮,把它叼到潘金莲面前,
「放在地上吧」,金莲笑着说道,小郓哥伏下身子,用嘴把这只绣花鞋摆在金莲
脚前,金莲又脱下另一只脚上的绣花鞋扔了出去、、、、、、小郓哥重新跪在了
金莲面前,低下了头,他的小手依然被反绑着,潘金莲用脚尖勾起郓哥的下巴,
「再把奶奶的袜子脱掉啊!」冰冷的语气中含着自傲,小郓哥已经知道自己该用
什麽方式来脱掉潘金莲脚上的白布袜子了,他用牙齿咬住袜子的一角慢慢往下扯,
在小郓哥用嘴脱潘金莲脚上袜子的同时,他闻到金莲白布袜子上飘来一股淡淡的
幽香,使人迷醉。
两只光滑洁嫩的美足显现在小郓哥面前,金莲的两只秀足纤长而不失秀丽,
白晰而不失娇美,十根纤细的脚趾如同含苞欲放的海棠,使人神魂颠倒,使人窒
息。
「小畜牲,来舔奶奶的脚趾,整个脚丫子全都要舔到呦!」,金莲把一条粉
腿搭在小郓哥肩膀上,另一只脚伸在他嘴前,郓哥没有办法,只好张开嘴把金莲
脚的大拇趾含在嘴里,象小孩吃奶一样吸吮着,在金莲的调教下,他的舌头穿叉
游动在金莲的脚趾缝之间,又把五根脚趾逐个含进嘴里舔舐,舌头滑过脚心,脚
背,又舔向五个冰晶玉洁的脚趾甲。
「姑奶奶真想让你的父亲也来舔舔我的脚,咯,咯,」侮辱的话语又在郓哥
的耳畔响起,金莲放下秀足,站起身来,朝小郓哥撒在地上的鸭梨走去,她将郓
哥没有舔过的一只脚踩在一个鸭梨上,她在上面猛跺几脚,鸭梨被踩的稀烂,梨
汁四处飞溅,「呸」潘金莲又朝烂梨上吐了一口香痰,「过来,把它吃掉,」金
莲严厉的命令着跪在地上的小郓哥,小郓哥把脸一扭,紧咬钢牙,屈辱的泪水又
流了出来,他跪在那里一动不动,这下可惹恼了金莲,她快步走过来拾起地上的
绣花鞋,按低郓哥的脑袋,把屁股骑在小郓哥背上,举起绣花鞋,对准他的屁股
狂抽起来,小郓哥因为没有胳膊支称金莲的体重,被压的卧倒在地,金莲站起身,
扯过一只凳子垫在小郓哥脑袋下面,重新骑上,支称金莲身体的重心转移到了郓
哥的双膝与脑袋之间,金莲用鞋底毫不留情的继续煽打着郓哥贴在凳子的脸颊,
小郓哥的脸不一会儿,就被煽打的肿涨了起来,当金莲再次举起绣花鞋的时侯,
她顿觉痛快万分。
小郓哥在精神上终于崩溃了,幼小的心灵和身体怎能经的起成年女性对他的
虐待!
他吃下了带着潘金莲青痰的烂梨,又把她脚上的梨汁舔的干干净净!
金莲从床下拿出一个夜壶,「张开嘴,喝掉它」!金莲命令着郓哥,这个夜
壶里装的是昨晚王婆和早晨金莲来时共同撒的尿,这是她们特意留给郓哥的,金
莲将壶嘴对准小郓哥张开的嘴将尿倒了进去,小郓哥喝着腥臊恶臭的尿液,恶心
的心情无法言表,他现在只知道服从,服从,再服从,没有别的选则。
潘金莲解开了捆绑郓哥的绳子,对被自己训服的小郓哥说:「老娘现在放你
走,但是,以后再在外面胡说呀,被老娘抓住就用脚踩死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记住了!」小郓哥唯唯喏喏地回答着,「滚吧」!
「哎!」
小郓哥从地上拎起破篮子,捂住被煽肿的脸,头也不回的向楼下逃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