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毕业庆祝会
毕业庆祝会

毕业庆祝会

就在不断下着毛毛细雨叫人异常烦恼的六月的最后一天,我的好朋友阿非的父母要邀请我到他们家,举行「中学毕业庆祝会」,顺便为我饯行。


  「笨象(阿非父母也这样叫我,不过他们不知道意思),你走了,阿非会很寂寞的,难得阿思这样亲你,我也一直对你如儿子般……」阿非妈妈忧伤的说。


  我看看小思,她已泪流满面,而阿非也两眼通红,虽然我也非常难过,离开阿非一家人,我有种孑然一身什么也没有的感觉,但是一直以来装出坚强开朗的我,并不想让他们见到我真实一面,而且,我也不想在台湾的最后一天愁云惨雾般过。


  强忍呜咽,我一贯嬉皮笑脸的说:「小思这样可爱,很快就和男生交往不要跟我这个哥哥的了,我不想看到「被甩」的自己,唯有早点开溜啦!」只有小思一个听得懂,她被我逗得笑起来,对我做了个鬼脸。


  「我和阿非多年老友,无论怎样感情也不会变的,无论去到哪里还都不是一样?阿非!你会变吗?」我拍拍阿非。


  「当然不会!」阿非轻轻回敬我胸膛一拳。


  阿非爸爸忙打圆场:「中学毕业了就是男子汉大丈夫,今天不是人生的终结而是出发,是新的开始,我将所有「好东西」全拿出来,是汉子的,今晚就不醉无归!」大家破涕为笑,阿非爸爸将所有珍藏白酒全拿出来,起初大家都不敢喝,但不知为何阿非却不断给家人灌酒,渐渐地一屋子男女老幼尽皆暂时忘掉哀伤,兴高采烈的斗酒起来。


  不要以为阿非爸爸拥有大量上等酒就等于酒量好,事实刚刚相反,酒是公司供应商送的礼,而就是因为他不会喝,大量上等烈酒才会积存起来无人问津。阿非一家根本全都不懂喝,伴在酒鬼身旁十多年的我一看就知阿非爸爸充内行,也和预料一样,自夸酒量不凡的他第一个在沙发倒下,阿非妈妈与小思不久也连回房的气力也没有,迷迷糊糊的睡在地上,我想知一反常态的阿非到底搞什么,也装喝醉的胡乱吵闹一会,也倒在阿非妈妈旁边装睡。


  根本已半醉的阿非进洗手间洗过脸清醒过来,出来确认众人都烂醉不起后,竟然对着我阴笑起来,然后脱了我裤子,将自己母亲弄好位置后,硬张开她嘴巴往我鸡巴里塞!


  阿非果然有阴谋!他对我平时东拉西扯的淫乱故事中毒太深了,竟然如此玩弄自己的妈妈!


  鸡巴被阿非妈妈无端的含在嘴里,那是我从来都没想过会发生的事,平时代我亲如儿子的女人,此刻正在品尝着我的龟头的味道,嗅着我阴毛的气味。突然间下体传来异性嘴唇的柔软、舌头的湿滑、还有鼻息的温暖,我兴奋冲动不已,情不自禁的慢慢挺动下身,让鸡巴微微的在阿非妈妈口腔内进出。


  阿非那家伙,玩弄自己妈妈还不只,连自己妹妹也不放过,他也将熟睡的小思移过来脱去裤子,将肉穴贴在我嘴上!


  女体清香扑进鼻里,两片嫩唇也印在我嘴上,即使装醉也无法忍受,我无法自制的伸出舌头,滑进小思的肉缝之间慢慢舔弄。


  醉了的人哪会这样?但此刻被酒精与变态冲昏头脑的阿非完全没有想到我在装醉,而且非常乐在其中,还在旁边自慰起来!而幸好他兴奋程度比我尤甚,在我还能自制着不高潮射精之前,他已首先缴械了。


  阿非那家伙自己玩够了,将我们的衣服整理放回原位,就心满意足地在厅的一角卷起身子睡觉。


  太概也喝了不少,阿非一倒下就发出奇向的鼻鼾声。全屋人在厅中横七竖八的睡过香甜,只有我一个人完全没法入睡,眼光光的望着睡在我旁边的女人—阿非妈妈。


  和我只有数吋距离面对面睡着的她,充满一种出尘的美,深睿憩静的眼眸与娇嫩细腻的樱唇,还有因侧着身睡而显得更加丰满紧迫的胸脯,与及因侧身而显得更加山峦起伏的下体曲线,看得的意乱情迷。


  眼前的女人很像我妈妈。


  「妈妈……」


  我脱口叫了出来。


  「嗯……」


  阿非妈妈在梦呓。


  我情不自禁吻她嘴唇。


  她反射地蠕动着双唇回应。


  此刻已没法认清眼前人是阿非妈妈还是自己妈妈,我压上去舔吻她的耳珠与粉颈,尽情呼吸她玫瑰花般的发香,一只手紧紧的抱着她,另一只手忙乱地在她胸脯、小腹、大腿间来回抚扫。


  衣衫顷刻间全被解开,我用舌尖轻抚她肌肤的每一吋,然后在胸前丰硕的玉乳上尽情使劲吸吮,希望能吸出乳汁,哪怕是只一点点。吸了很久很久,虽然结果仍是没有乳汁,但我还是相当满足,有种妈妈为我哺乳的感觉。


  继续往下,吻过肚脐,尝过小腹,舔过稀少的耻毛,来到梦寐以求的地方,我闭上双目,再说了一句「妈妈」,然后往那最幽秘的室房尽情细味亲吻。


  「嗯……谁……」


  听到她迷糊中的发问,我异常激动,急不及待起来将鸡巴一插到底,然后紧抱她反射地挺起的身躯,在她耳边说:「妈妈,是我!」「阿…非……?」她没有张开眼睛。


  原本只想模拟和亲妈妈做爱的我听到这个答覆,脑里再响起另一个邪念。


  「是!我是阿非!妈妈,我想得到妳很久了!」我开始强劲地抽插。


  「噢…噢…不…不行……」


  「妈妈,妳不舒服吗?」


  「舒…舒服……但……你…我的儿子……」仍旧没有张开眼,她比较像在梦呓,多过像已经醒来。


  「妈妈,妳这么淫荡,让儿子服侍妳不好吗?」「阿非…不…好胀……呵呵……」她开如扭动身体喘息。


  「妈妈爱我吗?」龟头像是顶到什么,我更使劲的插,感到顶端陷进里头,好舒服。


  「呵呵……爱……儿子……呵呵……」大概是子宫被袭,她开始痉挛起来。


  「我也爱妈妈!」我更加热情的紧抱着她。


  龟头陷入紧迫的子宫,痉挛颤抖着的肉壁紧紧拥抱抚慰着我每一条神经,精液从陷进里头的马眼源源不绝涌出,注入腔道尽头。


  「妈妈,为我怀孕好吗?」我温柔地在她耳边道。


  「嗯……好…………」


  那是她当晚说的最后一句,我伏在她身上干了个多小时,鸡巴一直没有拔出来,跟着的两次射精,她都没再哼一声,她只是露出满足安详的笑容,静静地熟睡着,任由我在她体内一次又一次灌溉,将子宫注满。


  翌朝醒来,阿非妈妈对我一切如常,反而对阿非有点腼腆扭捏,阿非固然蒙在鼓里,但见阿非妈妈只字不提,她究竟知否昨晚被人奸污了,假如知道,她又知否是我所为,还是以为被自己亲儿羞辱,我永远也不会知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