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往事越千年
往事越千年

往事越千年

(一)
  话说三国的时侯,魏武帝曹操雄霸一方,他生性多疑,生怕被人盗墓鞭尸,因此在他临死之前居然下令建造了七十二座陵墓,使得后人无法得知他的尸体究竟葬在哪一座坟墓中。
  所以后人把曹操的坟墓称为七十二疑冢,成为千古之谜。
  自三国以后,历代盗墓者皆把曹操的七十二疑冢视为毕生目标,如果谁能挖出曹操的坟墓,那就成为历史上最成功的盗墓人了。
  可是,历代盗墓者努力了一千年,谁也没有成功。
  一直到了南宋末年,中国出现了一位最天才的盗墓者庄千手……庄千手的真名已不可考,「千手」是他的绰号,同行们形容他的盗墓技巧有如千手如来那么出神入化。
  千手的祖宗都是以盗墓为生,一代传一代,技术积累得越来越多,到了他这一代已到达高峰。
  可是庄家有个最大的遗憾,那就是祖祖辈辈都挖曹操的墓,却一直没有成功。
  庄千手继承了祖辈的事业,他的最大目标自然也放在发掘曹墓上面。
  可是,事过千年了,七十二疑冢又散布在广阔的中原大地上,简直比大海捞针还困难。
  庄千手日夜沉浸在如山堆般的古书典籍之中,从中研究蛛丝马迹,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一天晚上,庄千手读书时看得太累,不知不觉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中,他看见一个绝色美女走入书房。
  庄千手被她的超尘脱俗的清秀深深迷住了,盗墓者都很有钱,庄千手又没结婚,赚来的钱几乎都花在妓院里面,他见过的美女不计其数,可是从来没有一个美女能叫他心灵颤动。
  「庄相公,小女子有礼了。」
  「你……你认识我?」
  庄千手吃惊地看着那女子,想不到她居然认识自己,可自己却一点也没有印象,真是太惭愧了。
  「庄相公是天下第一盗墓高手,小女子早已如雷贯耳,今天前来拜见,其实是有一事相求。」庄千手心中不由一惊,这女子既然知道他是盗墓高手,有事相求,一定是求他盗墓了。
  「不错,小女子正是想请庄相公去盗一墓。」
  庄千手暗暗吃惊,在他的盗墓生涯中,都是靠自己独立行事,从来也没有跟人合作或者受雇于人的事。
  「庄相公不必疑心,小女子请你盗的这个坟墓,正是我丈夫的坟墓。」妻子请人去盗自己丈夫的墓?庄千手一肚子疑云。
  那女子见他的表情,知道他不太想干,立刻双手掩面哭泣起来,这一哭可真把庄千手哭糊涂了。
  「小娘子,为何哭泣。」
  「庄相公有所不知,小女子要你去盗夫君的坟墓,并不是贪图甚么财富,而是为了一件重要的东西!」「重要的东西?」庄千手惊讶地问。
  「一颗夜明珠。这颗夜明珠乃西域进贡的古宝,据说口中含过了夜明珠,可以使人百病不生。小女子现在患了不治之症,医药不灵,唯有这颗明珠才能救命,所以只有来求求庄相公鼎力相助。」庄千手一听,原来是要救这女子性命的,心中顿时燃起一股「英雄救美」的豪气。
  「好,待我准备一下,明天夜晚,我们一起盗墓!」夜晚,星月无光,乌云密布,荒山之上,只见点点磷火,仿佛无数鬼魂在行走,阵阵虫鸣,好似满千幽灵在哀号……庄千手跟那绝色女子站在一座很大的土坟,土坟甚至连个墓碑也没有,坟上长满了荒草,显示里面葬的是个普通人。
  「这就是我丈夫的坟墓。」
  庄千手一看坟墓,知道这种坟墓上最容易挖掘的。他拿起工具,很快地动手……半个时辰之后,庄千手已经掘开了坟墓的第一块石板。
  他跳进了坟墓。
  通常,这种普通的坟墓只有一个墓穴,棺材就放在墓穴中。
  可是当他跳入墓穴,却发现里面并没有棺材,只有一条长长的墓道……「奇怪,」庄千手搔着头:「你丈夫是个甚么人?他坟墓怎么这么奇怪?」绝色女子微微一笑:「我丈夫既然有夜明珠陪葬,他就不是一个普通人,他的坟墓自然也不普通,对不对?」庄千手心想也对,便点燃了火把,对她说:「小娘子,请跟我来。」说着,他便带领绝色女子向墓道深处走去。
  墓道又长又宽,曲曲折折,显示出坟墓的主人是位很有钱的富家。
  「我不明白,你丈夫既然这么有钱,为甚么地面上的坟墓外观不修得富丽堂皇一点呢?」绝色女子微微叹了一声:「就是因为世界上有你们这些厉害的盗墓者啊,所以我丈夫临死的时侯特别交代,地底下尽量修筑得豪华,地面上随随便便做个小土坟就行了,别让盗墓者眼红。」庄千手听到这里不由惊讶地说:「你丈夫真是个聪明的人,这一招可以瞒过我所有的同行了。」墓道弯弯曲曲,迎面是一扇厚厚的石门。
  「石门封锁住了,怎么办?」绝色女子有些慌。
  「这种小机关哪难得倒我?」庄千手拍拍胸脯,把火把交给绝色女子,从背囊中掏出工具,在石门上一阵摆弄,没有多久,便弄开石门:「门开了,小娘子,请吧!」绝色女子拿着火把刚刚跨入了石门,只听「玻」的一声,一只短箭突然射入她的胸膛。
  「啊!」一声惨叫,绝色女子倒在地上。
  庄千手急忙上前扶起她,只见短箭插在她胸瞠,衣裳上渗出黑色的血!
  「毒箭!」庄千手大吃一惊,这种毒箭如不及时救治,绝色女子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就会没命!
  「庄相公,救救我!」绝色女子一阵喘息,一阵哀求,深深打动了庄千手的心……「小娘子,救,我是有力法救,只是这个力法对小娘子有些冒犯,不知……」「救命要紧,我不怪你的!」绝色女子话音刚落,庄千手便迫不及待她撕开了她的衣裳……一座白玉般的山峰,诱人地耸立着……
  庄千手看着这美丽的造型,整个人几乎停止呼吸了……乳峰上,短箭插着,绝色女子低低呻吟着庄千手拔起短箭,伤口涌出黑血,他立刻低下头,张开大口含住了乳峰,用力吮吸着。
  绝色女子的脸庞上顿时泛起一股红云,被一个陌生男人这样含住乳头,怎不叫她羞愧呢?
  庄千手吸了一口,然后将吸出来的毒血吐掉,等到吸了七、八口之后,吐出来的血液已渐渐变成红色,这表示血中毒液已被他吸干净了。
  「好了,相公可以不必再吸了。」绝色女子看到他吐出来的血液,急忙出声。
  可是,庄千手看着那巍巍头抖的乳峰,心中早已麻醉不已,他怎么舍得这两块大肥肉呢?
  「不行,血虽然已变红色,但仍要多吸数口,以策安全,消除潜伏的毒素。」他信口雌黄,一边又伏下头来,贪婪地吸着,吐掉,吸着,吐掉……突然,庄千手惊奇地发现,他吐出来的东西竟然不是红色,而是白色的!
  「这是甚么东西?」
  「这是……这是……」绝色女子羞得一脸通红。低声说是:「那是我的奶汁!」庄千手看见自己居然吸出了她的奶水,全身的性欲顿时增强了十倍,他不头一切地又含住了乳头,疯狂地吮吸着……「庄相公,不用了,连奶汁都吸出来了,不用再吸了!」绝色女子慌忙叫着,可是庄千手却不理她,低着头,像吃奶的婴儿地贪婪地吸着……吸着,吸着,他感到口中那含的东西有了变化了!
  原来她含住的乳头变硬了、变大了……
  绝色女子的呼吸也更粗了,她的胸脯一起一伏,急剧地起伏着……庄千手是情场老手,自然知道女人的这种变化代表着甚么,他除了继续用口吮吸之外,又伸出手,到另外一座山峰上活动着……「唔……唔……」绝色女子扭动腰肢,从鼻孔中喷出来的热气直扑到庄千手的脸上……庄千手全身血液都加快了流速,他的十指疯狂地在双峰上纵情地捏着……他伸出舌尖,轻轻而快速地在乳头上揉拨着……「啊!……舒……舒……服死……了……」绝色女子从牙缝中哼出了的呻吟……这呻吟表示着她并不拒绝!
  庄千手立刻将两手绕到她的背后,紧紧地揽住她,然后把自己的嘴唇贴在她的樱桃小口上……「啊……」绝色女子低低叫了一声,便热情地和他接吻……四唇相接,久久不放,两个人都如痴如醉,庄千手只觉得全身都快溶化了……两个人紧紧搂在一起,缓缓倒了下去……
  女性的肉体传来的阵阵香气,直朴入庄千手的鼻孔中,仿佛是迷魂药似地,令他飘飘欲仙……女子的双手在他全身抚模着,又好像一个高明的按摩师,摸得他筋骨松弛酥麻……「啊!……舒服……啊……」
  现在,连庄千手也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掉在地上的火把渐渐熄灭了。
  黑暗中,两个人却仍在翻滚,而在翻滚中,他们的衣裳不知不觉松开了,脱落了……一个光滑的肉体偎入庄千手的怀中……
  二只女性的手悄悄在庄千手的身体上游走,一直住下,住下,突然握住了他随身所带的笛子……十只纤纤的手指握住笛子,樱口微含,灵活地吹奏起来……「啊……来……乐死了……小娘子……你太会吹了……你……音乐高手……哦……我全身都麻了……」庄千手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反正在这坟墓之中,不怕别人听到。
  绝色女子用口含住笛子,潇洒地演奏,十指轻捻慢拈,在笛身快速游动……舌尖轻挑,双唇狂吸,极尽挑逗之能事,庄千手只觉得全身都快爆炸了!
  他伸手一摸,摸到一个湿淋淋的山泉洞口,洞口的花花草草也早已被水打湿了……他的手指也伸入洞中,作一番探险……
  「嗯……不行……」绝色女子嚷叫着:「不能用手指……痒死我了……好相公……快……」「小娘子……你也吹得我……好麻……来……好娘子……」「不要叫我小娘子,……叫我……小婊子……」「小婊子!小浪妇……哥哥爱死你了!」「好哥哥,光说没用,快上来,让你的笛子在我的山洞中演奏一曲吧!」山洞风光无限,笛子演奏美妙,在古墓中,演出了一场荡人魂魄的好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的嗓子都叫哑了,两个人的水都流干了……两人仍然紧紧抱在一起,缓缓喘息着……庄千手深情地抚摸着她的面庞:「你叫甚么名字?」「奴家小名叫蓉儿。」「蓉儿?好美的名字,你就住在这一带吗?」
  「我就住在你家隔壁啊!我天天都看见你。」
  「我家隔壁,我怎么会不认识你?」
  「你不认识我,但是一定认识我丈夫。」
  「尊夫是谁?」
  「我丈夫就是曹操!」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二)
  「我丈夫就是曹操!」
  轻轻一句话,尤如晴天霹雳,唬得庄千手三魂不见了七魄!曹操距他那个年代大约一千年,这个女人如果是曹操的老婆,那她岂不是……「没错,我不是人,我是鬼!」蓉儿嘻嘻笑着,她的笑声在空旷的墓道之中回荡……庄千手不由得尖叫一声,用力推开了她,转身想逃。
  可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墓道中,根本看不清方向,庄千手一头撞在石头上,惨叫一声,整个人倒了下来。
  黑暗中,一只女人的手轻轻扶着他起来。
  「不要碰我!离我远一点!」庄千手浑身发抖,连声音都在发抖,火把熄灭了,他跟本找不到来的路了,想在黑暗中摸出这巨大的坟墓根本不可能,看来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女鬼手中了。
  庄千手吓得哭了出来,他虽然是天下第一盗墓高手,毕竟只有二十七、八岁,到了死亡的关头,自然吓破了胆。
  「庄相公,不要害怕。」黑暗中,蓉儿的声音仍然那么温柔:「我虽然是鬼,却不会害人。」「谁说的?鬼都是害人的,要找替身的……」
  「我如果要害你,刚才早就可以下手了,何必等到现在呢?你说是不是?」庄千手一边喘息着,反正今天是逃不出这女鬼的指的掌了,他无可奈何地反问: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蓉儿一笑:「刚才我们那样,你觉得……快活吗?」刚才,庄千手情不自禁回想那颠鸾倒凤,翻云覆雨的一幕,尚在令他销魂蚀骨,回味无穷……「相公,你说,刚才我那种样子,难道像是有心害你的样子吗?」光滑的皮肤,淫荡的呼呻,热情的亲吻,这一切都不像是假装出来的。
  想到这里,庄千手的心情稍为轻松了。
  「那么,你把我诱骗到这里来,究竟是想干甚么?」庄千手心中还是很担心:如果碰到一个女色鬼,把他关在这坟墓里面,日夜宣淫,那他也是难逃一死。
  「我是曹操的妃子,堂堂的王妃,身份何等高贵,你怎么把我想像成淫妇呢?」原来这个蓉儿似乎能看到庄千手的思想,知道他在担心甚么,庄千手不由地暗暗称奇了!
  「相公,你放心啦,我把你引到这里来,目的正是要你大发横财!」「大发横财?」庄千手一时糊涂了。
  「对啊!你不是一直想挖曹操的坟墓吗?这里就是他真正的坟墓!」「曹操真正的坟墓?」庄千手又惊又喜,祖祖辈辈都想挖,祖祖辈辈都被七十二疑冢搞得晕头转向,想不到今天……「对啊!她是曹操的妃子,当然知道曹操葬在哪里!太好了!」庄千手欣喜若狂。
  「走吧!」蓉儿牵着庄千手的衣袖,沿着墓道向前走去,火把已经熄灭了,一片漆黑。
  「不要紧,我有火石。」庄千手伸手摸到他的工具袋,找出了火石火绳,想重新点燃火把。
  「在我的地头,还用得着火吗?」蓉儿话音未落,只见她伸手一指,墓道中出现了无数的萤火虫,密密麻麻,汇成一片星光璨烂的海洋,把整个墓道照耀得光彩夺目,有如白昼,庄千手一时被刺得几乎睁不开眼睛了。
  七拐八曲,迎面是一堵白玉砌成的大门,蓉儿伸手正要去推,庄千手立刻伸手拦住她:「小心机关,你忘了刚才怎么受伤的吗?」「刚才?」蓉儿笑得花枝乱颤:「你也不想一想,我既然是鬼,没有实质的肉体,又怎么会受伤呢?」庄千手不由一愕:「那你刚才不是伤得很严重吗?你还叫我救你吗?」「傻瓜,我刚才要不是假装受伤,你会和我……?」她羞得满面通红,说不下去!
  「哦!原来你在用美人计?」
  「不是美人计,而是淫人计!」蓉儿笑得依偎在庄千手的怀中,香味朴鼻,软玉满怀,庄千手不由一阵心荡,忘记了她是个鬼,双手抱住她,在那粉嫩的脸上一吻……白玉大门打开了,迎面的是一座宽敞的大厅,大厅中陈列着无数的珍珠、翡翠、钻石、宝玉、金器,庄千手整个人都傻了。
  「天啊!这么多的奇珍异宝,只要随便拣一件,我就成了百万富翁了!」「不只拣一件,这些珠宝全是你的了!」「全部是我的了?」庄千手兴奋得发抖:「那我简直比皇帝还富有了!」庄千手大叫着,跳到一张铺满翡翠的大床上打滚,手舞足蹈,简直像个小孩。
  蓉儿见他如此开心,不由好笑。
  庄千手打滚了一阵,又停手,望着蓉儿:「我还是不明白,这么巨大的财富,为甚么你要送给我呢?我长得也不英俊,又是个盗墓人,身份下贱得很……」「我找你,就因为你是盗墓人。你还记得我刚刚找到你的时侯,说过甚么话吗?」「记得啊,你说你丈夫坟墓里藏着一颗夜明珠,想请我把它盗出来……」「你说得不错,其实这颗夜明珠乃如来佛的一颗念珠,如果得到这颗夜明珠,凡人吞吃可以长生不老,鬼魂吃了可以还阳成人!」「还阳成人?」庄千手吃惊:「如果你吃了夜明珠,就可以变成活生生的人?
  有血有肉的人?」
  「对,到时候我就可以跟相公双凄双宿,我们还有无数的财富,那幸福的日子……」「天啊!那我们还等甚么呢?」庄千手大叫:「那颗夜明珠藏在哪里?」「就在这大床下面。」庄千手拨开大床上的翡翠,果然发现一扇天窗般的小门。
  「蓉儿,你不是有办法吗?赶快把它打开。」
  蓉儿摇摇头:「这下面就是曹操的真正墓穴,只有他一个人葬在里面,当年我只是陪葬的嫔妃,只能葬在这大床上,下面的机关我完全不知道,无法开放,所以我特别找你来合作。」「放心,我有工具。」
  庄千手取出各种工具,开始挖开天窗。
  他很谨慎,生怕有甚么机关暗算。蓉儿看着他的那熟练的手艺,不由佩服得连连夸奖:「不愧天下第一高手,我真的没有找错人。」庄千手足足弄了一个时辰,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终于听见他大叫一声:
  「可以打开了!」
  「相公小心,曹操诡计多端……」
  「放心,我已经检查过了,这下面并没有机关。」这个天窗是由一块巨大的软玉所雕成,庄千手刚刚搬起软玉,只见一团蓝色的烟突然冒起,庄千手一时走避不及,吸了一口!
  蓉儿一声尖叫!
  「不是毒气。」庄千手立刻安慰蓉儿。
  「不,这是『天仙雾』,它比一般的毒气还可怕十倍!」「天仙雾?从来没听过。」「天仙雾是古天竺第一春药,曹操生前就是用天仙雾来玩弄不少的女人。」「这种烟雾居然是春药?」庄千手有些疑惑:「既是春药,你为甚么说它比毒药还毒十倍?」「女人闻了天仙雾,就会春情大发,贞妇也会变成荡妇,可是,男人如果闻到『天仙雾』,就会……」「就会死?可我现在好好的啊?」
  「男人一闻,同样会性欲大作,不停地想跟女人性交,一但停止性交,就会全身血管爆裂而死!」「甚么?要不停性交?那岂不是精尽人亡?」
  「对啊,所以对男人来说,闻了天仙雾肯定是死路一条,而不管哪一种死法,都很恐怖!」庄千手有些不信,可是不一会儿,只觉得全身发热,一张脸马上变成红紫……「糟了!你吸得太多了,这么快就发作了?」蓉儿一边说着,一边飞快脱去自己的衣服。
  「蓉儿?你这是干甚么?」
  「相公,如果我不跟你……你就要血管爆裂而死了!」蓉儿脱完自己衣服,立刻又去剥庄千手的衣服。
  「可是,」庄千手苦笑:「我不可能无休止地性交啊!我还是难逃一死啊!」「至少可以拖延一些时间啊!总比血管爆裂而死好啊,能拖一时是一时,不要拖延了!你看你的东西!」庄千手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那玩意已经膨胀了三倍粗,仿佛一个大棒锤似的,而且看起来还在膨胀。看那样子,似乎不性交真的会爆炸了。
  庄千手立刻把那东西塞进了蓉儿的洞中,蓉儿忍不住惨叫起来!
  「怎么回事?」
  「你的东西……太粗了!」蓉儿忍不住叫了起来!
  「你们女人不是喜欢粗吗?」庄千手忍不住捧着她的脸,甜蜜地一吻。
  「你呀!」蓉儿一脸绯红,打了他一下:「死到临头,还是口花花?难道你不怕死吗?」「不是不怕死,而是我想到一个不死的方法。」「甚么方法?」「你不是说只有性交才能保命吗?我现在插在里面,只要我不抽动,就不会射精,这样我们就可以无限制地一直保持性交状态,我就不会死了,等到毒性排除……」「对!」蓉儿大叫:「只要三天三夜,天仙雾就自动消失,你亦可以活命了!」二人兴奋地亲吻着,两条舌就像两条小蛇缠在一起。
  庄千手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脊,一直向下滑去……「唔……唔……」蓉儿的呻吟开始响了起来……「蓉儿,你里面好像在动,在收缩?好紧!」「不是我收缩,而是你那个太粗,产生快感,它……不好了……它又收缩了……好舒服……好紧……相公,你顶得我的花心……全开了……」庄千手牙齿紧紧咬着嘴唇:「蓉儿,你的肌肉在收缩,摩擦我的……使我也太快活……我……想抽动……」「不行,你一抽动,就会射出来!」
  「可是,我全身血管好像虫子在爬!每块骨头好像蚂蚁在爬……我……不抽不行……」「相公,你一定要忍,为了你的性命,你一定要忍!」庄千手双手紧紧的抱住她,他这时才知道,性欲的发作是多么可怕,明知道一抽动就有生命之危机,可是就是禁不住想抽动!
  「不行了!……你夹得我……全身……酥麻了……我的灵魂……出窍了……好爽……我……啊……忍不住了!」庄千手的屁股不受控制地前后抽动!
  「不要!相公,不能抽!你疯了?」蓉儿双手轻轻压住他的屁股,想克制他运动,可是男人的屁股的力气却非常大,不是女人的双手所能按住的!
  「是的!我硬了!我宁愿舒服!不要命!」庄千手大叫,立刻疯地抽动了!
  就像一匹野马!
  「啊!太爽了!……好相公……好哥哥……你一抽……我全身都……散了……太舒服了……我喜欢你抽动……」蓉儿叫着,她的双手现在不是按住他的屁股,而是推动他的屁股前后运动,更用力地冲刺……「啊!好妹子!你推得太妙了!……夹得太紧了!……好姐姐……小淫妇……用力夹……」「哎哟……好哥哥……你插……用力插……插死小淫货……小淫妇……爱死你了……用力抽……快抽啊……爽……爽死了……」庄千手抱住她抽动了三百多下,二人的淫叫几乎震垮了墓穴……就在此时,他忍不住喷射了!
  究竟庄千手会不会惨死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三)
  「天仙雾」,一个多么优美的名字!其实它的名字应该叫作「魔鬼雾」比较恰当。
  庄千手足足泄了三次,这才深深感到,这至猛至淫的春药是多么可怕!
  每次喷射之后,「天仙雾」立刻产生那可怕的药性,催动庄千手全身的性神经,在极短促的时间内,立刻冲到了最高峰。
  普通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根本不可能迅速勃起,更不用说发泄三次了。
  就算真的是超人,能够发泄三次,也早已精疲力竭,好像一条死蛇!可是庄千手在「天仙雾」的作用之下,简直像个色情狂人,一射即胀,一胀即射,那神经已经不受他自己控制了!
  四次!五次!六次!……
  可怕的喷射就像火山爆发一般,不可抑制!
  每喷射一次,他就向死神靠近一步!蓉儿热泪长流,拼命摇曳着庄千手:
  「相公,你一定要克制住!发动你全部意志力,不能再射了!」庄千手极力用牙齿咬住嘴唇,已经咬出血来。
  一粒粒豆大之汗珠布满他的额上!
  「好!这一次我一定会忍住!」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把心情再稳定下来,实在,他的体内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喷射出来了!他相信自己应该可以克制欲念。
  可惜他低沽了「天仙雾」的潜在威力。
  第六次喷射刚刚结束,整个人还在虚脱阶段,从骨髓深处又奋生了新一波的骚动……「不好了,它又来了!」庄千手面色苍白地叫喊:「它又向我全身漫延了!」蓉儿紧紧搂抱着庄千手:「再试一次看看,咬住牙,忍住它,相公,不能再射!」庄千手仿佛面对毒蛇猛兽似地,惊慌失措地等待着它挨上来。
  骨髓深处产生的骚动,很快扩散开来,冲入了血管,像一股汹涌澎湃的洪水,顺着血管向全身游走,侵蚀了每一根神经……「它又膨胀了!胀得好快!……」
  「糟了!我也感觉到了!迫得我好难受……」蓉儿脸上涨红了。
  洪水不停地上涨,很快淹没了他的大脑:「蓉儿……我……又……想……抽动了……」「忍住啊!相公!你已经射了六次了!再射就没命了!」蓉儿疯狂叫喊着,希望庄千手战胜春药。
  庄千手的脑神经,就像汪洋大海中飘浮着的最后一块木板,他以为可以当作逃生工具,可是伸手一抓,连人带木板都沉入了大海深处……这是一片性欲的大海!
  这是一个疯狂的世界!
  性欲的毒菌已经控制了他的整个大脑。
  庄千手的眼中喷着火焰,从这对色迷迷的眼睛中望出去,他看见的是蓉儿俊俏的面庞,看见的是她裸露的白玉般的山峰,看见的是她一丝不挂的肉体……眼前这个绝色美女,这个天仙般的肉体,每一寸肌肤都散发出无穷的诱惑……这种诱惑加上春药的威力,恨本不是庄千手一个凡夫俗子可以抵挡的。
  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冲动,推动他的屁股向前用力一挺。
  「唔……哦……」蓉儿的鼻孔中立刻喷出了淫荡的呻吟。
  「蓉儿,你不能叫,你一叫……我更加忍不住了……」「不行……你不能动!你一动……我全身舒服死了……就不由自主地想……叫……」「我也不想动……可是……你的洞内好像有一股吸力……紧紧地吸住我……想不向前推都不行啊……」「不是我想吸……实在是你太大了……在我的洞壁……紧紧摩擦……我洞内自然就会痉挛……就会产生吸力……哎哟!我又……痉挛了……」蓉儿一张粉脸已经涨得通红,虽然是鬼魂,但是性爱的滋味,实在是连鬼魂也没法挡。
  庄千手也感受到那种痉挛的滋味了,全身都产生了共鸣,那汹涌的洪水急速地向下面涌去……「来了,它又来了!」
  庄千手大叫着,那种极度的快感,使他在刹那间忘掉了一切……他大吼一声,展开了最后一轮冲刺。
  「啊!……我……不行了……太爽了!」蓉儿大叫着,等待那最刺激的一刻!
  「好!」庄千手大叫着:「我射了!……射!射死小妹妹!」两人又紧紧抱在一超,达到极乐世界,陶醉在无底的深渊,快乐的深洞……许久,许久,蓉儿首先清醒过来,惊惶地说:「第七次了!相公!」庄千手喘息着:「不行,我恨本无法抵抗这种可怕的春药!」「怎么办?」蓉儿痛苦地抱着千手:「难道我们就这样束手就擒,坐以待毙?」庄千手哑口无言,他虽然是盗墓高手,却不是性爱高手,更不是医学高手,对付春药根本一筹莫展。
  可是,一筹莫展的下场就是死亡!
  「他奶奶的!」庄千手大吼一声:「与其这样下流地脱精而死,我宁愿血管爆裂而死!」庄千手毅然推开了蓉儿!
  「相公?」蓉儿害怕地望着他。
  庄千手抓起衣服包裹住蓉儿的裸体:「你不要诱惑我,或许我可以克制住,可以战胜『天仙雾』……」二人相对,默默无言,观察着变化……
  「天仙雾」真是人间第一淫药,尽管它已经便得庄千手喷射了七次,可是药性一点也没有减退。
  很快地,它又催动庄千手大脑中的性神经……
  庄千手开始膨胀了,变粗了……
  蓉儿看到他变粗的样子,止不住心头小鹿乱憧,急忙用双手遮住脸。
  「蓉儿,你怎么用手遮脸了?」
  「我不敢看,一见到它粗大的样子,我……我就想脱衣服!」经过了七次性交,男人固然吃不消,女人的享受却是到达了顶峰,不管和哪个男人性交,都不能连续享受七次喷射的高潮,只有在受到「天仙雾」迷惑之下才能做到。
  所以,尽管蓉儿的理智知道性交等于在减少庄千手的生命,但是女性的生理本能却促使她巴不得有几十次的喷射………庄千手也看着自己变得粗大……
  幸亏,现在他的东西已经拔出来了,没有放在蓉儿洞内,没有感受到诱惑的痉挛……可是,「天仙雾」的毒性早已入侵他的大脑,他闭上眼睛,眼前闪动的全是蓉儿刚才的裸体,他的身边不停地迥响着蓉儿刚才淫荡的呼呻……似乎他的每一滴血液都浸透了春药……肉棒变粗、膨胀……
  性欲也在扩散,吞吃他的理智……
  「蓉儿,没用……」庄千手慌张了:「我虽然拔出来,可是……心里却想插进去!」「不,不能插进来!」
  蓉儿急忙用双手掩住自己的洞口!她一定要救自己心爱的人!
  可是,她的双手移到下面去掩住洞口,胸前双峰却更加挺拔地颤抖着……庄千手注视着山峰,感到下面已经硬得像铁棍了!
  「蓉儿……这天仙雾……好厉害……我……真真没辨法……我想……插……」「相公!熬过了这一关,你就得救了!」蓉儿拚命叫喊着,一边向后退缩……庄千手的双脚已经不听指挥了,他一步一步向蓉儿逼近,笔直地挺起一杆枪……「相公!难道到了生命的最后关头,你还想插?」庄千手苦笑:「我不想,可是下面这样……它想啊!」蓉儿看着庄千手的脸,看着他闪烁着疯狂欲望的眼睛,知道春药已完全发作了。
  她跪下来了。
  「相公,换一个洞口试试看!也许有奇迹产生。」她张开嫣红的朱唇,轻轻地含住……「哦……好舒服!」庄千手呻吟着!
  「你不能舒服!舒服你又要射了!」
  「蓉儿,我想到一个方法了!」庄千手大叫:「你用牙齿咬!」「甚么?把它咬断?」「不是咬断,是咬破,咬出血来!我感到疼痛,就可以压抑性欲了!」蓉儿一想,很有道理。
  她望了望已经涨成紫酱色的东西,虽然很舍不得,可还是狠心地咬了下去!
  她的牙齿小心地找到旁边的皮,狠狠地咬!
  鲜红的血流了她一口!
  「怎么样?相公,感受如何!」
  「啊!不行!我还是很冲动!」
  蓉儿吓一跳,再次狠狠地咬往破皮!咬!撕开!
  「啊,好痛……」庄千手的惨叫!
  「怎么样?相公,是不是好痛?」
  「不是,我是好痛快,你咬得越用力,越狠,我反而觉得越爽!」「完了!天仙雾已经完全侵入你的全身了!」她甚至把整段皮都咬了下来。
  「好舒服啊!我要动了!我忍不住了!」
  庄千手一边喊叫着,一边居然在蓉儿的口中抽动……蓉儿的樱桃小口几乎被胀破了!
  庄千手喘着粗气,狠狠抽动……
  蓉儿的口中感到源源不断的热量……源源不断的快感……她情不自禁用舌头挑拨着……「啊……小妹妹……你的舌头……好厉害……哥哥……我……太爽了,……再弄!……亲姐姐……你把我……弄成仙了……」庄千手的淫叫声,刺激起了蓉儿的兽性,她用两排牙齿轻咬住,当他抽动的时候,就好像两只梳子上下梳着……「啊……爽死我了……好姐姐……浪货……好淫妇……你太会弄了……哥哥我……舒服……完了……我又要……」蓉儿急忙用朱唇紧紧包住……
  第八次喷射……
  「好哥哥……你射在我口中……也好舒服……」庄千手抱住蓉儿,深情一望:「蓉儿,看起来,我已经逃不脱天仙雾的毒害了!死就死吧!反正你也是鬼,我也变成鬼好了!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蓉儿抱住庄千手,两行热泪滚滚而下……庄千手再次抱住蓉儿,把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双肩上,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抽动……下定了死的决心,他再也不吝啬自己的体力了,每一下都用尽力气,每一下都直达花心,蓉儿被插得双眼发直,一张小口疯狂地叫喊着,把天下最下流淫荡的话都叫了出来,一直叫到嗓子哑了!
  一次又一次喷射……体内早已没精液,喷出来的是血!
  不知喷射了多少次,庄千手突然发现自已巳离开躯体,变成鬼魂了。
  他跟蓉儿找到了曹操的棺木,找到了那颗夜明珠!
  吃了夜明珠,鬼魂就可以还阳,变成人。
  但是,夜明珠只有一颗,给谁吃呢?
  庄千手要让给蓉儿吃,蓉儿要让给他吃,推来推去,夜明珠突然间掉在地上,摔成对半!
  二鬼决定,一人吞一半!不知道会有甚么效果?
  皇天不负有情鬼,当他们吞吃了半颗明珠之后,不约而同都还阳成人了!
  他们结成夫妻,在曹操的陵墓之上盖了一栋大房子,没钱用的时候就下去拿一颗珠宝过日子。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