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校花的特殊爱好
校花的特殊爱好

校花的特殊爱好

王菁是古都西安人。大学二年级时才20岁。她长的漂亮,是当时她所在专业系里有名的三朵系花之一。她喜欢游山玩水。可在性格上和另二朵系花不一样,性格有些忧郁。到是爱看书。


  三朵系花都住同一寝室。这一天,三朵系花之一,年令最小最活冹的兰回来,手里还拿着一本说,菁姐有一本好书你看不看?菁躺在床上正看书,眼晴都没抬说:你能有什么好书,又是谈你情爱的书吧。


  是治瘉你忧郁症的书看不看。


  乱说。可眼睛有些放光,抬头看兰。


  想看了吧,给,治好了可要好好谢我。就随手扔过去。菁拣起,翻翻又放下。兰说:菁姐好好看,我和玉姐会男同学去了。她一阵风似的跑出去。


  菁又拿起这本书看起来。这是日本人西村寿行写的关于sm书。正是当时社会流行的日本暴力小说家西村寿行的系列小说。主要反咉是女人虐暴男人的故事。菁只看一段,心速就有些加快,脸上有点红。


  好在兰和玉都会男同学去,没看见。


  她翻身爬着细看起来。一看就三个小时,剩下最后一章,兰和玉回来。她忙收起,翻过身正躺着。


  兰问:菁姐,好看吧,治疗效果如何?菁没回答。


  玉姐你看,菁姐脸红了,还出汗了。兰用手指菁说。


  玉在三朵花中岁数是第二。玉说:菁姐,有效果可要感谢我和兰妹呀。玉是三姐妹中最有心计的。


  兰说:玉姐你把另几本也给菁姐看看,她就全治瘉了,可追菁姐的男人可要受罪了。见菁不回话,两人喜喜哈哈,脱衣上床。


  兰对玉说,我俩的脚不用洗了都让男同学舔干净了。


  熄了灯,菁的眼晴还闭不上,书中男人为女人跪着脱鞋,嘴叼袜子,用舌头舔脚趾,舔下体,喝尿,暴打男人的细节一幕幕在现。


  她的下体也有了骚动。她的手也伸到下边抚摸,她真的感觉有一男在舔吸他。
  她睡了。梦中出身她的身影,她穿着细跟高跟鞋猛踢一男人,男人跪着喊饶命,她命男人舔鞋,男人双手捧着高鞋在舔,她在喝骂,在抽打……


  早操的喇叭声惊醒她。她一摸被子,湿了一大片。


  上午上完第一节课,菁借故回到宿舍看完最后一章,她又想起兰说的玉还有几本,她去玉的


  书柜,找出来。


  一连几日,菁看完后,情绪有了很大的变化。这,兰和玉看出来,她们也高兴,菁姐终于同她们又有同一爱好了。


  菁漂亮,是系花之一,追求她的男生很多,情书也不少。只是她不理他们,至今也没有一个真正的男朋友。现在菁想从众多追求者中找个体验体验。她从追求者中选中性格比较弱的良。


  良与菁不是一个系,但公共基础课是在同一教室上课二年,有所相识。良是大四,兰是大专班,他要比菁晚一年才毕业。他身高1。8米,是系蓝球队员,长的比较白,身体有些偏瘦,是出生在一中等城市的小市民家庭中,父母离异,他跟随母亲过。他母亲性格暴燥,从小他就怕她,长大了,在他心目中总想找一个性格忧郁的女人。菁正是他想象的女人,加上菁漂亮,就追求她,写了多封情书给她,菁也不搭理他。


  这一天下午课,菁早早去教室把一纸条放在良坐听课的客桌里。良来后坐下取书,一张纸条随书出来,他打开一看,脸立即发红了,有些激动。纸条上写着:吃完晚饭在校门外花园边等我。菁。良把条夹在书中看坐在前座的菁,青恰好回头看什么,眼光直看良两眼才转回过去。


  良浑身燥动,这一下午教师讲的什么内容都记不清了。吃完晚饭良就去校外公园门等候。一等一小时,不见菁。他想可能时间记错了。忙取出纸条看,没有记错呀。良又等一小时,等不住,就从花园边道走去,走不过100米,就见一女人站立在一电线杆子下。借灯光看,认出这是菁,他快步跑过去说,菁,让我好等。


  菁不发话,转身进花园小门坐在一条登上,仰着头,不看良。良忙弯腰说:对不起,菁,我来两小时了,没见你。真对不起。


  哼,对不起,我还站两个小时呢,我脚都站肿了。


  我,我是按你纸条上写的地址等的呀。


  你给我念一遍纸条。


  良拿出纸条对着电线杆灯光细看,对呀,在校外花园。


  菁说,再大声念一遍。


  吃完晚饭在校门外花园边等我。


  明白吗?是在花园边等我。


  天哪,我一高兴没看清是花园边等,真对不起你,原谅我。


  原凉你,头一次约你,就让我脚肿了,真要是与你处朋友,不知让我伤那呢。你走吧。实际上菁根本没站两小时,她和兰与玉正坐在花园边的一小茶馆靠窗位置吃甜糕,喝茶呢。这个窗口正好可看花园大门。走出茶馆10步就到花园小门。兰看良往这方向走就告菁出去,所以她的脚没肿,这是玉出的主意。


  良见菁赶他,就忙跪下了说:菁我不是故意的。原凉我吧。


  菁不发话。而是把一支腿压在另一支腿上,伸手把上边脚穿的高跟鞋脱下,用手揉捏脚。良抬起头说:菁,我帮你揉。


  哼。菁把头拧到另一边。


  良大胆用一支手揉她的脚,见菁没反感,就双手揉捏。


  这是菁头一次被男人揉捏脚,她感到异常舒服,心在加快跳。真是和自已揉捏脚感觉不一样。


  可她装出什么感觉也没有的样子。


  良双手轻轻揉捏。却听菁大声说:要真心揉捏就加点力,别象掻痒是的。
  是。


  良听出这是菁脸开晴了,就双手加劲的揉捏。


  这一切情景,在茶馆里的玉和兰看的一清二处。玉对兰说,她们上戏了,我们做我们的事吧,就和兰离开茶馆。


  菁放下良揉捏的脚,良忙为菁穿上高跟鞋。


  菁问:另一脚不揉捏了吗?捏,良忙跪着脱下菁另一脚上的高跟鞋,并单跪一条腿,把菁的这支脚放在膝盖上双手为她揉捏起来。


  菁这时才正眼看良说,你是真心愿意与我交朋友?良抬起头说,是,是真心。他的双手还在揉捏。


  菁说,我可是难侍候呀。


  我会侍侯好你的。


  我生气时要打人的。


  我不怕打,小时侯我妈总打我。


  我说让你做什么,你能做得到吗?能,你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


  好,给我脱袜子。


  是,良用手把菁放在膝盖上脚的肉丝袜脱下。


  菁说,用你手拿着袜子,为我舔脚。


  是,良一手拿菁的袜子,一手扶她的小腿,低头用嘴舔起她的脚背来。
  菁立感全身麻酥,这是舒心的麻。这感觉正象西村寿行小说所描述的感觉一样。菁双手支撑在在条登上说,舔脚趾头。


  是,良舔起她的脚趾头。


  这时菁的感觉更加舒畅。真得感谢玉和兰,感谢西村寿行小说,她们让我找到真正做女人方法。菁陶醉在兴奋的状态中,她在想,我要在良身上找出更大的乐趣。


  菁低头说,把袜子叼在嘴上,听我说话,你同意就低下头,不同意摇头。
  是。良把袜子放在嘴上叼着,为菁穿上高跟鞋。低头听菁说话。


  菁翘起一支脚抬起他的下巴说,我在问一遍,你心肝情愿侍候我?嗯,良因嘴含袜子发音不清。


  菁随手打他一耳光说,只能低头。


  因菁的脚抬着他的下巴,低头时压着菁的脚也往下。


  菁又用脚抬起他的下问,什么叫候都听我话?良又低下头,菁的脚使劲上抬他的下巴,良使劲低下说,是。


  好吧,我和你交朋友,现在你用嘴和手为我穿上袜子和鞋。


  是,良跪着为菁用嘴与手穿上肉丝袜和鞋。


  菁说,你明天晚饭后到我的寝室来。


  是。


  我们回去吧。


  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