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各人各怀鬼胎
各人各怀鬼胎

各人各怀鬼胎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与耀文在家乐福不期而遇,记得那天我正好跟公司
的同事去采购文具用品,而耀文与小诗也趁公司停电之际到家乐福采买生活日用
品。小诗那天打扮得很年轻,T恤和紧身牛仔裤搭配一脸素净,长发挽起来煞是
好看,就像高中女学生一样年轻。我们简单聊了几句后,便因要赶回上班而匆忙
离去。
  「大卫,你朋友的马子好漂亮喔!」我同事振昌在驾驶座旁说着。
  「你误会了,那个不是他马子,是他表妹。」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振昌撒了
个谎。
  一路上我们就继续哈拉,我骗振昌说小诗是耀文的表妹,还骗他说有机会要
介绍小诗给他认识。
  那天下班后并没有直接回家,七月的台北盆地真是热得可怕,开着车子一路
往阳明山上走,只希望能消消暑气。在文化大学里漫无目的逛着直到晚上近十点
才下山,经过士林下车入夜市里吃了点儿东西,又闲逛了一会儿。后来在巷子口
遇上卖盗版光碟的学生,他推荐我几片不错的电影,只可惜我都没兴趣。
  我忽然灵机一动好奇地问:「有没有不一样的?」他似乎也知道我的意思,
小声地叫我走进巷子里……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我花了二千元选了几片好东西。
  回到家里,我一如往常地把衣服脱到只剩一条内裤,反正自己租屋在外,没
啥好担心!打开电视就开始欣赏好看的,妈的!看来看去都是乏味的剧情,千篇
一律几乎都是直接打炮,看不出和以前看过的有何不同。所幸有三、四片还算不
错,其中一片《不伦友妻三人行》更像是叙述我和小诗发生的事,内容充斥着偷
情的快乐,只不过剧中的女主角同时勾引老公的同学和经理,两男一女抽插得昏
天暗地,尤其当那两个男人把鸡巴同时放到女人嘴里时,女人东舔西舔,直到两
根棒子射出浓精黏呼呼的沾满她的眼、嘴、鼻……我突然有个坏念头,于是往后
的经历便源自这里。
  话说那次与振昌聊过小诗后,那傻小子居然将我的话当真,三不五时地便央
我介绍小诗给他。之前我总是含糊其词,看过那部影片后,我决定实现我的坏主
意。
  和小诗偷了快半年了,这些日子除非安全期,绝大部份我都会戴上套子,也
正因如此,渐渐地感到失了乐趣。有时候小诗会体谅我隔靴搔痒之苦,答应我不
戴套子就提枪上阵,只不过到了紧要关头还是要我拔出来射在外面,好几次我执
意要在她小穴里射出她都不肯,一直到最近几次她终于同意我射入她嘴里,不过
这已是底线,因为我和她都担心怀孕。如今振昌既然要我介绍小诗给他,我决定
将计就计,来场不一样的三人行!
  为了这次的淫计,我刻意不去找小诗,不到一星期她就受不了了。
  「大卫,你最近几天怎么失踪了?打电话给你也不接,到底怎么了?」
  「唉!」我故意叹一口气:「有件事不晓得该不该告诉你……」我在电话里
骗小诗说,上星期我家里头出了一点儿事,得赶回南部处理。
  「那事情解决了吗?」小诗听我这么说,好像有一些担心地问。
  「还好,我同事帮我处理了……」就这样我掰了一大串故事,说无论如何要
好好谢谢振昌云云,于是我的计划又往前迈进一步了!我又骗振昌说,好不容易
说服小诗答应出来坐坐,不过因为某些原因要振昌配合演戏,振昌高兴都来不及
了,当然答应配合演出。
  于是那个星期六晚上,小诗趁耀文又去打麻将时和我与振昌一起到石门水库
吃活鱼。在车上我介绍小诗是耀文的表妹时,小诗似乎有些讶异,不过她大概以
为我刻意隐瞒她已是人妻的事实是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也配合着演戏。
  那天晚上我们嘻嘻哈哈的直到晚上12点多才回台北,什么事也没发生。这
乃是我的诡计——人家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这句话不止
用在男人,有时用在女人身上时更显贴切。
  振昌刚从陆战队退伍,结实的肌肉、古铜色健康的肌肤,散发出年轻男人独
特的迷人气息,只要我再几次将他和小诗凑在一起,旷男骚女到时不怕这两人不
会激发出热烈激情的事。
  果然在近一个月我刻意不碰小诗的身体、又刻意安排振昌和她相处的机会,
淫乱又邪恶的阴谋终于一步步实现。小诗开始转移注意力到振昌身上,振昌也好
像沉迷在恋爱的甜蜜里,只不过我刻意让他们若即若离,因为我要酝酿他们的欲
望,等到天雷勾动地火时,才会一发不收拾。
  八月的一个星期天下午,我约小诗和振昌一同到新庄租屋处楼下茶艺馆喝茶
聊天,前一天我已先在房间内装置了针孔摄影机,我租的套房并不大,仔细将镜
头调好位置后,便开始等待好事发生。
  那天下午我们三人在茶艺馆煞有其事地谈天说地,其实心中各怀鬼胎。过了
将近一个钟头,我藉口有事要先离开,并客气地交待振昌好好招呼小诗,然后把
家里的钥匙交给振昌,要他喝完茶后先带小诗上去,我办完事情就回来。振昌又
惊又喜,愈想掩饰雀跃的心却欲盖弥彰。
  振昌苦着脸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好吧?」
  我听他说得一脸正经,便说:「好!不愧是正大光明的年轻人。小诗应该不
介意吧?」
  小诗听我这么一说,羞得不知如何是好。于是我便离去,留下这对即将爆发
激情的男女。
  那天我其实哪儿也没去,只不过到对街的电玩店乱逛。我前脚刚离开,振昌
这小子便迫不及待地带小诗上楼去,心想:好事即将发生了……心中不免暗自窃
喜,不晓得什么原因,鸡巴突然硬了起来。
  就这样我四处闲逛,放他们两人在楼上房间里,直到下午七点多才回去。等
我进入房间后,他们看来像是打过架一样,虽然服装仪容都很整齐,我相信晚上
影片里画面一定很刺激。我假装若无其事地随便乱哈拉,之后约莫晚上八点多便
载他们各自回去。
  送他们回去后,我匆忙赶回,一如往常地把衣服脱到只剩一条内裤,打开电
视将摄影机里的片子放进后就开始欣赏好看的。这设备真不赖,不但画面清晰,
连声音都听得很清楚。
  我看见影片中振昌和小诗一同进入房里,起初几分钟他们还规规矩矩的,大
约十分钟后,谈话的语气和动作渐渐充满挑逗意味……因为天气闷热,我的房里
又没冷气,只见振昌满身大汗,结实的胸膛因汗水淋漓浮印在小诗的眼前,小诗
要振昌脱下上衣,于是振昌便露出满身结实黝黑的上半身,继续和小诗聊天。
  又过了几分钟,这两人愈坐愈近,振昌一面和小诗打情骂俏,一面缓缓地将
小诗往身上搂,小诗好像也闷不住了,眼前结实又饱满的胸肌,让她禁不住想马
上用舌头舔上去。只见小诗也没抗拒便用手在振昌胸前画来画去,年轻气盛的振
昌哪里受的了这样的挑逗,不客气的搂起她的腰,将下颚摆在小诗肩上,移动手
掌去摸她的乳房,小诗也没反对,就让他摸着。
  那天小诗上身穿的是一件黑色绒布圆领针衫,使得乳房摸起来软软滑滑的十
分舒服。振昌外面摸不够,就伸到里面去了,那对34C的奶子肉呼呼的,手感
十分好;再过了一会儿,振昌似乎嫌那内衣碍事,挪手到她背后要解扣子,小诗
急着说:「别脱,我这件是无肩带的。」振昌一听,那就更非脱不可,将扣子一
解,手一抽,便把那胸罩取出来了,顺手将它丢到枕头上,再伸回衣里,八爪鱼
一样的捉摸起大乳房。
  小诗被摸得舒服,「嗯……嗯……」出声,振昌又去捏那两颗小葡萄,小诗
哼得更大声了,振昌看她手发抖,没经验的以为她不舒服,便停下动作,手掌回
到上衣外面按在乳房上,隔着衣服摸。
  但是这样毕竟隔鞋搔痒,没多久振昌又不规矩起来,而且目标往下移,他伸
手在小诗的大腿内侧轻抚着,然后逐渐移到阴户上面来。虽然隔着紧身裤,那肥
突的阴阜入手的感觉还是很逼真,既饱满又有弹性,摸得小诗一直悸动。
  振昌摸来摸去,觉得摸出一点水来,初出茅庐的他大概还不知道她已浪得不
可开交了吧,振昌索性将手穿进她的裤头,那紧身裤是伸缩布料,一插便进,振
昌遇到内裤之后,也顺便侵入,于是一只毛绒绒的阴户便落入手中了。
  振昌摸到她旺盛的分泌,早就泛滥成灾,他惊讶地说:「你尿裤子了!」小
诗原本沉醉在他手指的拨弄中,听到振昌这么一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地东倒
西歪。
  振昌仿佛是初生之犊,对于男女之事似懂非懂,所有有关的知识与姿势都来
自色情书刊或影片里,只不过这样的欲望乃为人之本能,即使是没经验的他也懂
得该如何继续下去。振昌低头吻她的腮,她反而转头和他对嘴,香舌吐进振昌嘴
里,相互深吻起来。振昌不知哪儿来的技巧,轻囓着她的舌,在她舌尖的敏感位
置挑逗不停,小诗嘴巴忙着,鼻子哼起「嗯……嗯……」的曲调。
  振昌用手在小诗的额头、眼睑、鼻尖和脸颊到处摸着,他抽空离开她的小嘴
说:「小诗,你的皮肤真细。」小诗攀着他的后颈,着急的将他的嘴按回自己的
唇上,以继续被中断的吻,直亲到两人呼吸混浊,才分离开来。
  振昌还记得他刚刚所赞美着的细嫩肌肤,便用唇舌去到她的颊上体会,从她
的脸侧吻到颈背,再吻回颚下,小诗被亲得骚痒难当,一直「呃……呃……」的
轻叹。
  小诗知道他没有经验后,好像发现猎物般地决定给振昌致命一击,用手在振
昌裤裆上又磨又捏,另一只手从振昌稀疏长着几根细毛的腹部缓缓向上磨,由于
振昌当兵时是海军陆战队的,且退伍才没多久,平常还不断上健身房锻炼,我从
影片上可以清楚看见他的腹肌非常结实。渐渐地小诗沿着六块肌往上滑到振昌结
实浑厚的胸膛上,用指尖在胸膛上画圈,有时用拇指和食指捏住振昌的乳头来回
搓弄,振昌年轻的身体忍不住发抖,嘴里「啊……啊……啊……」地发出愉悦的
声音。
  小诗听他这么一叫,越捏越有劲,在裤裆上的小手便用力地把拉链拉下,小
手伸进拉链缝里,紧贴在振昌的白内裤上大力磨着,振昌的内裤早已映出鸡巴形
状,小诗便顺着用手拇指及中指箍住来回套动,很快地,振昌的鸡巴便直挺挺地
将内裤顶起一座小帐棚。小诗又把振昌裤头上的釦子打开,将他的长裤和内裤一
起褪下时,一根又大又粗的鸡巴活生生地弹了出来。
  小诗用手握住鸡巴缓缓套着,一边套着鸡巴,一边摸着振昌的乳头,让振昌
觉得很舒服,于是振昌温柔的将舌头退出小诗嘴里缓缓移下,用舌头在小诗的颈
上舔着。振昌的呼吸和心跳一样的紊乱,他不知道鸡巴给女人套动会这么酥美,
出生至今二十二年来都不曾有这样真实的经验。
  小诗套动了一会儿,将振昌的头抬起,茫然的看着他,振昌将她搂进怀里,
小诗顺从地靠到振昌身上,头枕在他的肩膀,手揽住他的腰,在他耳朵旁小声地
说:「美不美啊?改天妹妹舔舔你……」振昌听她这么一说,忍不住将她搂得更
紧。
  小诗的手继续套动着振昌的鸡巴,这次她很温柔,手儿小小嫩嫩的,滑过振
昌的龟头时鸡巴都会轻轻抖一下,她知道这样会让振昌很快乐,便重复的做着。
  可惜的是因为振昌是坐着的姿势,所以她只能套到前半段,不过那也够振昌
舒服的了。
  逐渐地,小诗开始加快速度,她的猛烈套动让振昌觉得喜悦的累积已经到了
颠峰,恐怕随时就要爆发出来,用左手支撑起身体,右手搂住小诗的屁股,小诗
这时可以把整根鸡巴套到底,连忙急抽了几下,又对振昌浪声浪语,使得振昌终
于忍无可忍,龟头猛然暴胀。小诗听他呼吸便知道他快要完了,右手依然搓动鸡
巴,左手手掌摊开盖住龟头,振昌轻叹了一声,便将浓精喷在她的掌心上了。
  小诗缩回左掌,拿到嘴上舔吃着精液,这荡妇真的是又浪又可爱,她边舔边
说:「又热又烫的童子精是美容养颜的极品,浪费掉了多可惜!」
  振昌虽然已经射了精,不过年轻又热情的鸡巴并没有软细,听到小诗的浪语
反而变得更粗更硬,「小诗,我想再来一次,这次由我服务你。」说着便让小诗
躺在塌塌米上,脱掉她的紧身裤和内裤,白玉一般的屁股和身上的黑绒衣形成强
烈对比。振昌来不及欣赏,就让小诗面对面分开腿坐到他的腿上,阳具正好挺硬
在门口,小诗此时浪得发慌,用手扶握住振昌又粗又硬的大鸡巴,两人同时一用
力,婴儿拳头般大的龟头瞬间滑进去,整天缘悭一面的穴儿和鸡巴,就紧密的相
认了。
  「啊……昌……真好……你……好硬……好长啊……」
  这样的体位,振昌只能捧着小诗挺动她的屁股,他抓着她的臀肉,用力的上
下抛动,小诗以前没被这样大的鸡巴插过,真是浪个不停,四肢紧紧缠住振昌,
只希望能就这样干一辈子。
  「喔……喔……振昌……哥哥……你好棒啊……怎么能插……到这么……深
……我……啊……从没……哎呀……被人干到……嗯……嗯……这样深过……好
舒服啊……好舒服……喔……喔……」
  「骚货……插死你好不好?」
  「好……插死我……我愿意……啊……啊……每次……都顶到心口了呢……
啊……好棒啊……好棒的振昌……好棒的鸡巴哟……嗯……嗯……」
  「看你以后还浪不浪?」
  「还要浪……要浪……要又骚又浪……啊……啊……让哥哥再来干我……啊
……啊……我美死了……喔……」
  振昌毕竟是年轻人,每一下都挺到她的花心。
  「好哥……再用力……妹妹不怕……啊……你真好……我为什么这么晚……
啊……才和你好……哦……你为什么不……啊……早点来干妹妹……啊……好深
……好美……插死人了……啊……啊……」小诗真是天生的浪货,越叫越高兴:
「哎呦……好舒服啊……哥哥太棒了……我……越来……越……痠……啊……一
定要泄了……哥哥……快点……再快点……喔……喔……」她是真的很爽,终于
放开喉咙叫了一声:「啊……死了啦……」小诗腰儿曲成弓形,人直往后仰,高
潮了。
  振昌这时转移战场,将鸡巴泡在小诗的淫穴里享受穴肉的吸熨,然后用手在
她的腰间摸索,小诗无力伸出手想要制止,振昌反而将她的手紧紧握住,不住怜
惜的揉动。后来他又将手移到她的小手臂,很轻很轻的搔过小诗的汗毛,摸得她
连头皮都发麻。这时振昌又去吻她的耳朵,伸舌在她的耳壳上舔着,发出细微的
「啧啧」声响。
  振昌的手往上漫游,钻到小诗的腋下,还顽皮的抽动她稀疏的腋毛,小诗扭
转上半身抗议,大乳房于是在振昌的胸膛上磨蹭。他见小诗对腋下敏感,更扶起
她的手臂,弯身用嘴去吻,弄得小诗又是「咯咯」浪笑。振昌的嘴凑在小诗的腋
下,闻着她充满诱惑的体味,实在太迷人了。小诗被舔得既舒服又难过,闭眼靠
在他的背上,无力的喘着。振昌实在太强悍了,让小诗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他和我及耀文不一样的是:振昌像只强劲有力的豹,我和耀文却只是只猫。
  小诗现在抬起了头,满足地将振昌抱进怀里,双手手掌抚着他的胸膛她的胸
部,缓慢的揉动。
  小诗在他耳边说:「振昌,你好棒喔!」
  振昌骄傲的问:「喜欢吗?当我女朋友,我保证每天都让你感觉这么棒!」
  小诗这才想起振昌尚未知道她已嫁人,更不知道鸡巴插入的是人妻的小穴,
为了满足肉欲,只好将错就错随他去了。
  透过镜头,我看见振昌泡在穴里的鸡巴逐渐又抽动了起来,小诗在他耳朵旁
不知说了些什么,只见振昌点点头,满心欢喜地站起来……我猜想小诗一定又要
施展舌功了。
  果不其然,振昌将鸡巴靠近小诗的嘴,用鸡巴头在嘴唇上磨了几下后便翘开
双唇把鸡巴插入小嘴里,年轻气盛的他哪管得了什么怜惜不怜惜,马上给小诗的
嘴来上一顿又猛又急的抽插,双手抓住小诗的后脑杓往鸡巴根处压。25公分长
的鸡巴又硬又粗,刺剌剌地在小诗樱桃小口里恣意出入,小诗的嘴角缓缓地冒出
一些混浊的白泡泡,经验告诉我,那是刚刚振昌第一次射精时未全部射出而留下
的。
  我能体会振昌此时的感觉,因为小诗嘴里的腔肉也是我鸡巴的最爱,尤其小
诗喜欢用嘴巴紧紧含住鸡巴吸吮,那种酥麻的刺激,经常让我的马眼忍不住射出
几滴。振昌此刻一定爽死了,只可惜小诗这人妻淫荡的嘴太小,振昌的鸡巴无法
整根全插进去,否则以振昌年轻又没经验的身体,绝对会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而射
出浓稠的精液。
  小诗慢慢施展她的舌技,将鸡巴缓缓吐出,左手握住鸡巴中段上下套动,振
昌的包皮因为太长,所以当小诗套动时,我只看到振昌的龟头忽隐忽现地被包皮
来回包着,小诗又加重力气、加快速度,将握住鸡巴的手紧紧套住往下抵住鸡巴
根,振昌的龟头这才油亮亮地整颗出现,龟头稜子约莫婴儿拳头大,龟头颈仿佛
眼镜蛇般地向上扬起,这样的鸡巴又大又粗,怪不得我发现小诗脸上洋溢着满足
的笑意。
  我将画面定格住,仔细观察振昌的肉稜子,大概是包皮覆住的关系,龟头颈
部粘着一圈白白的东西,不知道是精液还是泡在小诗小穴里带出的阴精,亦或是
藏在里头的精垢,反正圈在龟头颈就像是变色龙戴上围巾,那种画面既可怕又滑
稽!
  振昌的马眼像是吐信的蛇,渗出白色透明的液体,小诗压下头,眯着眼用舌
尖舔一舔马眼,舌尖舔起时黏住那像勾芡的液体,表情既淫荡又美丽,渐渐地张
开小嘴将振昌凶狠的鸡巴头含了进去,双颊用力吸吮而凹陷,缓缓吐出用舌尖舔
舔龟头壁后又吞含进去,这样来回了十几次,才更进一步地将振昌的大鸡巴深含
进去。
  此时小诗套住鸡巴的左手顺势移往鸡巴根,细长的手指像弹钢琴似地在振昌
的睾丸上玩弄着,有时还用手掌包住整个睾丸袋用力搓磨。妈的咧!看得我一肚
子火,因为小诗从来没这样对待过我。受到这样画面的刺激,我忍不住用力套弄
我的鸡巴,一鼓脑儿地将它发泄出来,射出浓稠的精液在地板上。
  待我射出后回到画面时,振昌不知何时已将鸡巴插入小诗的浪穴里,卖力地
抽插着,好几次振昌将鸡巴完全抽出小穴,再大力地刺入,抵住小诗的花心来回
旋转。
  「啊……昌……真好……你……好硬……好长啊……」
  振昌将小诗的双腿扒开架在肩上,这样的体位,振昌更能尽情地大力抽插;
  小诗用手捧着自己的小腿,挺动她的屁股,用力地上下抛动,真是浪个不停。
  「喔……喔……振昌……哥哥……你好棒啊……怎么能插……到这么……深
……我……啊……从没……哎呀……被人干到……嗯……嗯……这样深过……好
舒服啊……好舒服……喔……喔……」
  「骚货……插死你好不好?」振昌用身体的力量将小诗的腿往下压贴靠住自
己的乳房。
  「好……插死我……我愿意……啊……啊……每次……都顶到心口了呢……
啊……好棒啊……好棒的振昌……好棒的鸡巴哟……嗯……嗯……」
  「看你以后还浪不浪?」
  「还要浪……要浪……要又骚又浪……啊……啊……让哥哥再来干我……啊
……啊……我美死了……喔……」
  振昌毕竟是年轻人,每一下都挺到她的花心,古铜色结实的臀一上一下地挺
入,臀肉现出巧克力色的凹陷,全身的劲道完全集中在大鸡巴上狠狠地抽插。
  「好哥……再用力……妹妹不怕……啊……你真好……啊……哦……啊……
啊……好深……好美……插死人了……啊……啊……」小诗真是天生浪货,扭动
着丰臀越叫越高兴:「哎呦……好舒服啊……哥哥太棒了……我……越来……越
……痠……啊……一定要泄了……哥哥……快点……再快点……喔……喔……」
  终于放开喉咙大叫了一声:「啊……死了啦……」小诗腰儿曲成弓形,人直
往后仰,又一次到达高潮了。
  振昌将鸡巴泡在小诗的淫穴里享受穴肉的吸熨,然后继续猛烈地抽动,淫水
伴着鸡巴的抽插发出「啧啧」声响。这样急抽狠插了百来下后,终于受不了而全
身趴在小诗身上,从振昌屁股的塌陷与抖动,我知道此刻他正射出又浓又稠的精
液。小诗被他滚烫年轻的热精熨得媚眼半闭,酥麻到心坎儿里去了……

【完】